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警 1
女警 1
屋内,张彪正一脸得意的坐在李云对面。

  李云面色如霜,这一次,竟变得十分强硬:“我赚得钱已经足够我和儿子过这辈子了。你识相的就快点走,不然我就报警,大家一拍两散,我丢人最多去其他地方,不行就去国外生活。而你,哼……我在司法也是认识人的。保证你会在里面坐十年以上。”

  “哈哈……”张彪大笑着,一甩手,将一叠照片丢在桌上。

  李云一看到照片,脸上立变,惊恐得说不出话来。

  这一次,不再是她自己的艳照。里面的男主角,换成了儿子贺天。

  “怎么样?照得不错吧!”

  张彪得意的笑着:“我保证,你去国外之前,你和儿子乱伦的照片就会传遍整个国内网络。当然,也包括你们局里和你老公那里!”

  “我给你钱好了!”李云明显没了底气,再不像之前那么凶狠了,几乎是在恳求对方:“你只要说个数就行。我……你放心好了。反正女人多得是,交我这个朋友不过是少玩一个女人,对你没什么坏处的。”

  “我更喜欢交你这个畜牲!”张彪王牌在手,显得更加得意起来。

  “你说什么?”李云问他。

  “我说你是畜牲!”张彪大叫着又重复了一下:“你就是条母狗而已。不操你实在太可惜了。所以嘛……”

  张彪将裤子解开,露出宝贝在外面,然后用手指了指:“要么听话,要么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条母狗干的好事!”

  “你……”李云气得脸色铁青,但如今把柄在人家手里,却实在没有办法。

  不情愿的走过去,皱着眉头,慢慢将那软小的东西含在了口中。

  张彪得意的笑着,一双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对方身上乱摸起来。

  全身上下立即起了一阵鸡皮,李云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但她却很清楚,有了那些照片,自己是永远也逃不出对方的魔掌了。

  “好了……”张彪狠捏了下她的奶子,示意对方站起来。

  见张彪晃了晃手,李云会意的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

  望着对方那色眯眯的眼神,李云想吐的心都有。但一想到那些照片,心便又重新沉到了谷底。

  自己千不该万不该,与小天做出那种事情,而最可恨的,居然还是被他们拍到了照片。

  “把手拿开!”张彪继续吩咐着。

  李云听话的拿开双手,露出两对雪白的奶子。

  张彪深吸一口气,便那么挺立着小弟弟走了过去,将对方的腿轻轻抬起,然后慢慢拉高。

  李云不得不因此而单腿站立。既要担心会摔倒,更无可奈何的将双腿间被对方看了个通透。

  “啊……”张彪本来还想再羞辱她一下的,不过之前被对方舔得实在太难受了,已经有些快受不了了。

  张彪伸出手,中指与拇指大张开,分别插在肉穴与肛门内疯狂的扣弄起来。

  李云难过的别过头去,因为没有太多前戏,反而只是感觉到耻辱与疼痛更多一些罢了。

  “小母狗,舒不舒服啊!”张彪淫笑着,胯下的东西实在有些涨得难受了。

  虽然手上动员着,但其实已经随时准备要大干一场了。

  李云红着脸,不敢违抗他,只好勉强点了点头。

  “嘿嘿……舒服就好!”

  张彪说完终于不想再等下去了,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指着自己的宝贝:“过来,自己放进去吧。”

  “啊……”李云的脸更红了,真是让人难为情。

  不过还是听话的走过去,张开双腿,慢慢骑到对方身上。

  张彪那东西不是很大,李云只能轻轻晃动,要是辐度大了,反而会晃出来,但又不敢明说,只好不断的扭动起腰身,如此一来,反倒更累。

  终于,晃了半天,张彪再忍不住,抱住对方,开始猛烈而疯狂的抽插起来。

  “啊……”李云此时才算来了些感觉,下体一阵酸麻,享受着对方的冲击。

  “铃……”正兴奋的关头,张彪的手机居然响了。

  “他妈的,这个时候来扫兴!”张彪不满的骂了一声,然后飞快的按了下手机,重新继续在李云体内抽插起来。

  与陈淑华母女三个不同,李云一来因为职务的关系,二来也是平日里性格冷淡惯了,因此玩弄她时反而更让张彪感到兴奋。

  “铃……”手机又响了起来。

  张彪的头上已经现出汗来。

  此时正是最紧要的关头,干脆也不去接那个手机,只是抱着李云站起来在后面就是一阵狂顶。

  李云知道他会射进去,但也没办法不敢反抗,只能任由对方胡来。

  “嗯……”张彪终于舒服的释放了自己,缓了一缓,这才不情愿的拿起了手机。

  “喂……祥哥啊,哈哈……”张彪接起电话,竟讨好一般的大笑起来:“兄弟怎么敢不接您的电话呢。实在是刚刚没听到啊。”

  赵东打开视频的时候,刚好是张彪抱着李云做最后一轮进攻的时候。

  “怎么回事?”

  赵东皱起了眉头,没想到张彪居然把李云也一块儿带了出来。

  要知道他们虽然没有明说,已经达成一种共识,就是陈淑华三母女好对付,所以可以随便带出去。但是李云不一样,对方不但有身份有地位,而且还是个性格比较强硬的,一般都是在她家中解决的。

  带出来了,是很危险的事情。

  但张彪却显得很急的样子,匆匆带上李云上了车,一路开了出去。

  赵东在后面小心的跟着,转了几转,没想到张彪居然将李云带到了他们新买的房子那边。

  因为陈淑华母女的房子没有了。他们又买了处新建的房子,这里住户还没有多少,这一层更是一个人家也没有来。因此是极为方便的。

  “但是这个时候,陈淑华应该还和她儿子在……”赵东心中乱成了一片。

  他早就觉得这个张彪很古怪,现在看来,很快就要露出马脚了。

  张彪带着李云一直来到地方,敲了敲门。

  赵东躲在墙的另一侧也不敢探头去看,却听到了另一个男人精厚的嗓音响起来:“怎么才来。就是这个妞吗……”

  “但是祥哥……”张彪陪笑着,却立即传来一声惨叫。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赵东小心的跟了过去。

  将耳边附在门缝上仔细的听着。

  因为整个一层楼都没有人,所以里面的人倒没担心外面会有人偷听,说话声音倒是很大。

  不一会儿,就传来女人的哭声。

  赵东吓了一跳,不仅是李云。陈淑华母女三个人,连余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带过去了。

  果然,贺天的惨叫与张彪此起彼伏,在里面传了过来。

  “他妈的!”赵东心中暗骂,却开始慌张起来。

  里面一定是个硬汉,不然不会让张彪怕成那副模样。

  但自己却又不能报警,因为一报警,自己和张彪做得那些事儿就会全都露出来。到时候,十年八年只怕都不成问题。

  脑中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猛的背后有一只大手抓住了头发,一用力就撞在了门上。

  “咚……”赵东脑中一片混乱,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下。接着被人提了起来,脸上随即又接了一拳。

  脑袋这一次真是昏昏沉沉了,门打开,赵东被糊里糊涂的带了进去。

  “祥哥……别打了,这个可是自己人。他就是我和您提过的赵东赵大哥!”

  张彪满有是血的爬过去求饶着。

  赵东抬起头,看到一个头发半白半黑的中年人,高鼻梁大眼睛,但满脸的红色,像是长年喝酒的人才会有的面孔。

  身后,一个全身肌肉的壮汉正提着自己,通过对面的镜子上可以看到,这壮汉足有二十多岁,一身的坚实肌肉,膀大腰圆,一看到对方拳头上的血,自己这才开始留意到整张脸都被他打花了。

  “赵老弟,哈哈……早就想见你了!”对方慢慢走过来,坐在他面前:“我叫车祥,这位是我儿子车宇。你之所以有今天,想必你也清楚是因为我们吧。”

  赵东点了点头。他最不愿意的就是和这两个家伙接触,但偏偏还是避不开。

  透过远处向屋内望过去,一个雪白的肉体正裸躺在地上,看起来倒像陈淑华多些。

  不过里面的哭声可是不止一个女人了。

  “想必赵老弟还不知道我是谁?”车祥笑了笑,高声说:“当年在这一带,整个市里,全是我的天下。光是夜总会,桑拿浴,我就有十三间。黑白两道哪个不认识我车祥的。可是后来我被另一伙人踩了,抢了地盘不说,还打折了我一条腿。要不是我运气好跑得快,现在就被埋在公园里做花肥了。”

  赵东又轻轻点了点头。

  车祥以为他被打得太重,忙向儿子吩咐下去:“去给赵老弟找点止血的东西来,你这小王八蛋,下手也太重了。”

  车宇急匆匆进去,却什么也没找到,只好中好找了点纸巾给赵东用上。

  “我现在需要人手,特别是像赵兄弟这么有头脑的。”车祥见赵东还是有点晕乎乎的,有些着急起来了:“我要重新夺回我的一切。赵兄弟,一起干吧。”

  赵东笑了笑,头一歪,假装昏了过去。

  其实他伤得根本不是很重,早就恢复意识了。不过却没想到遇上的是这么两个人。

  看来车祥说得未必是假话,因为张彪弄到的许多东西,根本不是一般的门路能够买得到的。

  不过他对这两个家伙可不感兴趣。

  显然这老家伙是个过气的大哥。除那点对付女人的宝贝外,连钱都成问题。

  更何况,人家黑道既然能立得起来,肯定也是背后有警察在撑着的。你什么都没有就想再立门户,根本就是找死一样。

  果然,张彪哭丧着脸在远处劝他:“祥哥。我们有这几个娘们已经不错了,再加上现在钱也有一些了。犯不着和庆老大作对。再说以前的弟兄早就都跟了别人了,就我们几个……唉哟……”

  张彪没说完,车祥走过去,一伸手,竟然伸进他的裤裆里狠狠扞住了:“我家里还有点雌性激素呢,你是不是想要我给你来点啊。”

  “不是……祥哥我再不敢了!”张彪吓得怪叫着,头上更是疼得满头大汗。

  “他妈的!”车祥伸出手来,嫌脏的在身上噌了两下,始终还是不舒服,向里面挥了挥手:“你……过来给我舔干净了。”

  不一会儿,马婷婷从里面爬了出来,脖子上戴着一个铁环,一路上居然没敢站起来,就那么扭着雪白的肥屁股爬了过来。

  车祥伸出手去,马婷婷立即听话的张开嘴巴,卖力的舔起来。

  看来这两个家伙比张彪还要凶残得多啊。

  赵东心中暗自心惊,只是眯起眼偷偷观察。但如果只是车祥倒还好办。那个车宇实在是太强壮了。刚刚那几下是彻底让他再没有敢反抗的勇气了。

  “你这小子,真是像我当年啊,哈哈……”看到儿子下体又起了反应,车祥忍不住大笑起来。

  车宇也不出声,走过去,端起自己的巨大宝贝,对准马婷婷的肛门一下便插了进去。

  马婷婷痛得差点没叫出来,闷哼了一声,身体已经开始被顶得前后晃动了。

  真是怪物!赵东心中暗叹,这车宇的宝贝居然大得可怕,好像色情片里老外的超级巨物一样。

  车祥也脱开裤子,露出了宝贝,不过他的却没有儿子大,但也是个不小的东西。

  又向里面招了招手,很快的,陈淑华与马婷婷一样,脖子上戴着个铁环从屋内爬了出来。

  这两母女显然被他们欺负怕了,根本不敢有丝毫犹豫。好像根本没看到女儿正被操弄一样,陈淑华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张开嘴,一下就将车祥的宝贝给吞了进去,然后头部上下晃动起来。

  “哈哈……”

  车祥得意的大笑着,向张彪问:“小子,你要不要也来一个啊。”

  “不用了!”张彪陪笑着,下体还痛得要命,这个时候根本再起不了半点反应了。

  “你……”车祥又指了指李云,示意对方过来。

  “我……”李云吓得一张脸都变了颜色。她很清楚,这两父子比张彪要凶恶得太多了。

  “过来!”车祥怒吼一声。

  李云抖索着慢慢靠过去。

  到了近前,车祥一指自己正挺立着的下体:“坐上来。”

  李云犹豫了一下,知道对方手里一定也有自己的照片,只好强忍下来,慢慢转过身去。

  “嗯……”车祥似乎有些满意她听话,不等她自己动手,已经先用手分开她的肉唇,然后慢慢对准了自己的宝贝:“坐下来吧。”

  “啊……”李云闭上眼睛,羞耻的慢慢坐了下去。

  “叭……”

  车宇疯狂的撞击着。陈淑华难过的别过脸去,不敢多看女儿一眼。

  车宇的那东西实在太大了,自己可是亲身体验过的,她真的不敢想像马婷婷此刻是如何痛苦。

  “嗯……你……”车祥好像是一个皇帝,根本不等陈淑华答应,猛的抓紧她的一只巨乳就像一边拉扯。

  陈淑华吃痛之下急忙跟着走了过去。

  “母女两个好好亲热一下嘛……哈哈……”车祥大笑着,又用力猛顶了几下李云,然后分开陈淑华的阴户同时向马婷婷恶狠狠的使了个眼色。

  马婷婷吓得浑身打了个冷颤,根本不敢多想,立即伸过头去在母亲的阴户里面舔弄起来。

  “咚……祥哥……我来了!”又是一阵敲门声传来。

  车祥正干得痛快呢,哪愿意离开。向张彪使了个眼色。

  张彪虽然疼得要命,但还是强撑着一摇一晃的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门打开,一个人牵着一条大黑狗走了进来。

  赵东心中大骂的同时,对方已经进到屋里来了。

  一看到那条大黑儿,陈淑华母女再加上李云立即发出惊恐的叫声来。

  “就先这个老母狗吧,哈哈……”车祥大笑着。

  车宇仍旧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疯狂的撞击着已经开始有些意识混乱的马婷婷。

  而陈淑华则扭动着腰身,被拽到了那黑狗的面前。

  “闭嘴!”车祥命令着不许她再乱叫。

  黑狗显得十分兴奋,赵东倒在地上,正好可以清楚看到它们的下体都已经挺起来了。

  其中一条黑狗还十分开心的走过去,伸出甜头在陈淑华下体上舔弄起来。

  “呜……”陈淑华一阵阵冷颤,全身都起了鸡皮,但心中更加明白,更可怕的恶梦,即将出现在自己身上。

  “如果祥哥看得起我,我自然是愿意合作的!”赵东捂着脑袋,原来这疼痛也是后反劲儿的,刚刚还没什么,现在却有些火辣辣的感觉了。

  “好兄弟!”车祥大笑着递了杯酒过去。同时大掌一挥,重重的在马婷婷背上狠拍了两下。

  马婷婷立即摇晃了几下屁股,伸出舌头舔弄起那再次兴奋起来的肉棒。

  这爷两,酒色混合从不间断,已经整整一天一夜了,除了中间睡了五六个小时外,其余时间几乎都没有停下来过。

  赵东不由得感叹上天造物不公。有的人天生就是体质好,就算在那方面也是比别人强上许多倍。

  而有些人就不行,好像一切真的就是命中注定的一样。

  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先退让一步了。等寻到好时机再想想这件事情应该如何解决吧。

  赵东脑中飞快的转了几圈,不过却仍是找不出对付这两父子的办法。

  在他们身后,还着一个干瘦的老头,那是之前牵着两条黑狗进来的家伙。这老头长得又黑又瘦,但却十分精壮,身上同样是很坚实的样子,估计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

  这家伙的喜好比较特殊,此刻正抓着朱秀英的头在自己的身下来回动着。

  他似乎对其他女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反而只是一直在与朱秀英作乐。

  朱秀英早被吓傻了,让她做什么连想都不想便去做,此时便正卖力的讨好着这个新的主人。

  远处,陈淑华刚刚与黑狗分开,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无力的躺在地上,双目紧闭,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死过去了。

  余娜的运气还算好些,因为要带孩子,车祥也不愿意太惹人注目,所以倒是提前开恩放她走了。

  反倒是李云,双腿被大大的分开,一根电动阳具仍在里面来回搅动着,仍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赵东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即亮出底儿来给对方看。

  “哈哈……好样的!”车祥大笑着,显得十分开心。

  “不过并非兄弟信不过你,只是我们这一行总是有些规矩要讲的。”车祥终于切入正题了:“我们做偏门生意的,最怕就是出奸细,所以每个新人加入的,都要先纳份投名状才行。”

  “李连杰?”赵东皱了下眉头,这家伙不会是让自己玩兄弟相残吧。虽然收拾张彪还是比较容易,但杀人这种事他可是不会做的。

  “哈哈……当然不是!”车祥与身边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投名状就是你做一件事,显示你加入的决心,好让我们真正的相信你。这件事嘛……”

  车祥说完递了一张照片过去。

  赵东接过来,照片里是一个身形修长的美女,鸭蛋脸形,大眼睛,皮肤白白的,一头精神健康的短发,再加上那一双修长而匀称的大腿,光看一下就有些忍不住起反应了。

  车祥说:“她叫孟梦我会把地址给你,你的任务,就是将这个女人驯服,然后带回来给我们。这样,大家就真的是一家人了。”

  “原来是这样?”赵东心中暗笑,虽然不愿意跟他们合伙,不过有美女可玩还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儿。

  如今的情况,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先弄上这美人儿,然后再慢慢想对付这几个家伙的办法。

  本来没有这几个家伙,自己好吃好喝还有大把的美女可玩,傻瓜才愿意和他们一起做那些危险的事呢。

  想必张彪也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才一直不肯和车祥合作的。

  不过自己能有今天,这一切的东西,却也都靠着车祥他们的手段,如果现在就拒绝,自己下面这个宝贝,只怕会死得比张彪那个还惨。

  “不过嘛……我还需要个帮手才行。你知道祥哥,体力活,我可不在行!”

  赵东说完将目光投向屋内。

  从这个视角望过去,另一间屋子里根本看不到任何人。

  但车祥明白他是想要贺天来帮手。

  “张彪会帮你的!”车祥却反而一指张彪。

  “有他帮忙自然好了,只不过他的伤……”赵东指了指张彪的下体。

  “我没事……哈哈啊……好多了已经!”见车祥狠瞪自己一眼,张彪立即强忍着站了起来。

  车祥的性格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再躺在地上不动,只怕车祥就会把自己那东西连根拨起了。

  赵东接过地址和张彪走了出去,上了车,赵东小心的向张彪使了个眼色,张彪把自己的手机打开,果然里面放着一个微小的不属于手机里的东西。

  当初既然能监视马婷婷他们,对付他们两个一定也会这样。

  其实赵东早就想要张彪跟着一起了。

  贺天是个小孩儿,根本办不了什么大事。

  而且,张彪是对这两父子最了解的人,想对付他们,从张彪身上下手是最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