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大学刑法课、国中理化课联合番外篇】(中,下)【作者:rescueme】
【大学刑法课、国中理化课联合番外篇】(中,下)【作者:rescueme】
字数:117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大学刑法课、国中理化课联合番外篇(中)

  「你也太夸张了,竟然这么久都没射,其实根据案例研究,是满多男生第一次做爱反而射不出来的。」陈湘宜老师看着几乎装不下学姐嘴巴而露出半截的肉棒,颇为好奇地看着。

  「唉,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换我来。」说完陈湘宜老师中断了学姐对我生涩的服务;其实真真学姐的口交技术非常差劲,不断地用牙齿刮着我的龟头,等到我龟头离开学姐嘴巴时,反而因为痛觉和触觉双重刺激变得又红又肿。

  老师也知道真真学姐以前一定从未有口交经验,便小小示范了一下,接力把我的龟头放在她性感的红唇间,然后整颗含入,灵活地用舌尖撩拨我的冠状沟和马眼,最后用力吸啜了几下,发出「啧」「啵」的声音,同时她的另一只手没有闲着,放在自己胯下不住抚弄自己的阴蒂。

  看到我又大了一个档次的龟头,平时含蓄婉约的陈湘宜老师有点急躁地把我按倒在客厅冰冷的大理石上,陈湘宜老师诱人地张开双腿,然后一点点一点点往下跨蹲,藏身在浴巾下摆之内、阴毛间的粉红色器官离我愈来愈近,我由下仰望上去,彷彿看见性感女神用我最渴望的禁地向我招手,随即阴茎感受的温暖让这地板的冰冷反倒形成难以抗拒的反差,我屁屁感受的是冬天刺骨的冰冷,肉棒却即将被温暖又紧窄的柔嫩组织包覆。

  我看着已经肿胀到婴儿拳头般大小的龟头慢慢撑开老师的阴门,心中反倒生起怜惜之心,我好怕我的龟头把老师那边本来紧到可以夹断香蕉的阴道口弄松了,也怕肉棒捅坏了老师子宫,可是随着我的肉棒被老师阴户逐渐吞没,对於陌生而深刻的性交渴望,却让我反倒不由自主地挺高屁股,让阴茎往上迎合老师的性器。
  老师不敢整个坐到我身上,她屈起双腿让身体下沉,随即又把屁股往上微抬,只让我半根肉棒在她小穴里小心进出,没多久潺潺的水声就打破客厅的宁静,淫靡的「啪滋啪滋」声从我和老师结合的部分传出,我的肉棒下半部绕上一圈白浆,老师被我龟头勾出又捅进的粉红部份则往下喷溅着淫水,沾满了我刚长不多的阴毛。

  这时候的真真学姐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她侧身跪坐在我们身边,欣赏着这难得的画面,也因为她不敢让陈湘宜老师知道我刚刚已经在她阴道里射精过,所以她也没有对阴部做出擦拭的动作,就任由小穴里的精液滴在磁砖上,在她腿痠换边时,在黑色的大理石地板上留下许多精液构成的白色花纹。

  我一边看着真真学姐性感的大奶,一边看着老师健美的大腿露出肌肉纹路,控制着她和我性交的幅度,龟头被学姐牙齿刮到的不适感瞬间消散,变成无比的痠麻舒爽;尤其是有别於平时的婉约模样,陈湘宜老师现在竟贪婪地需索着我龟头在她阴道中带来的充实感,无视於她已经为爱人生下小孩的事实,隔着一扇门在孩子身边出轨;这让我本来有点因为课业落后的自卑瞬间变成无比的骄傲,只想要征服老师,便毫无分寸地律动着屁股,希望能早点把老师送上高潮的巅峰。
  老师只用阴户和我肉棒接触,所以性交的感觉更为深刻,上上下下了几分钟之后,她也感觉到腿痠了,便躺到地板上,双手环抱着大腿往上屈起,呈现极为羞耻的姿势,让生殖器以最大的幅度暴露,然后要我去插她。

  我握着肉棒根部,不太熟练地找到老师下半身的开口,嚐试了几下都没有插入老师,还是老师主动来牵引肉棒,龟头才找它的归宿,随即重覆着前前后后的律动。

  过程中我再度尝试去掀开老师的浴巾,不过还是失败了,我想不透的是老师都用这么羞耻的姿势让学生干她了,为什么不让我欣赏一下胸部,我想亲眼看看有别於真真学姐饱满的F罩杯胸脯,老师C罩杯左右的结实胸部不知道长什么模样,更重要的是,老师的乳头颜色不知道还是不是清纯的粉红色,还是因为生过小孩而有所变化。

  看着闭着眼睛、紧拉着浴巾的老师,因为无法解开心中的疑惑,欲望无法获得纾解,我竟然恶向胆边生,便小小地恶作剧了一番。

  「老师,我可以换个姿势吗?在今天之前,我只看过小狗性交,我想模拟一下牠们的体位。」我把肉棒退出一大半,只把龟头留在老师身体里。

  「嗯。」老师满是春水的双眼微张,接着依依不舍地让我的龟头离开她的阴道,自己双手双脚着地,像只母狗一样跪在地上,呈现一个羞耻又狂野的姿势。
  趁着老师背对着我,我把老师的下半身欣赏了个够;我看着老师翘高的结实屁股,白花花的屁股中间是深褐色的菊花,下面则是乌黑阴毛中的粉红生殖器,这偌大的视觉刺激之下,我就像发情中的公狗不可抑制地扑了上去。

  我把肉棒根部的白色分泌物涂满龟头,作为润滑效果,然后假装因为对性交生疏,所以找不到洞,第一次尝试背后位进入老师时,龟头往上滑了一下,撩拨过老师的菊门,藉此把大量白浆涂上了老师性感诱人的肛门附近。

  这一次就退无可退了,我猜老师今天行为的反常可能是生理期的问题,想起平常老师的温柔,犯这点小错她应该会原谅我,於是我便狠狠地夹紧肛门,让龟头呈现一个最坚硬的状态,好让它能成功突破老师的另一道防线─肛门!

  即使经过润滑,龟头也没那么容易进入老师体内,不过意思到了,至少有大半颗龟头塞进了老师肛门,老师吃痛刚要回头出声制止,我则双手抱紧老师腰际,把握机会再将屁股往前顶去,这次整根肉棒就进入老师最后的禁地了!

  我在真真学姐惊讶的表情、老师痛苦的惊呼声中,完成了人生另一个成就,即使知道马上就会被中断,仍然把握机会抽插了好几下,直到老师拼命挣扎,才让龟头离开老师的直肠,老师杏眼圆睁,一手捂着屁眼,一手指着我怒道:「你刚刚插哪里!?」

  我嗫嗫嚅嚅地道:「我插错了吗?」神色极为惶恐。

  不过大概是之前伺候得老师还算舒服,老师收敛起怒容,正色道:「新手会不熟悉阴道口的位置无可厚非,老师跟你说明一下。」说着老师再次趴在地板上,撅高了屁股,一手掰开屁股蛋,另一手食指绕着肛门跟我解释道:「这个洞是肛门,是排遗用的。」然后食指和中指掰开小阴唇,露出里面颜色更鲜艳的阴道壁,呈现一个淫靡的画面,接着说:「阴道口的位置在这里,比你想像的还要下面一点。」

  「喔,老师对不起,我刚刚真的插错洞了。」我低着头说。

  「来吧。」陈湘宜老师回过头来,有一瞬间彷彿回复我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温柔,媚眼如丝勾引着我用背后位进入她。

  随着我肉棒死命的抽插,老师又再次获得了高潮,她本来支撑着身体的双手抱着自己头部,头部则靠在地上,呈现一个上半身瘫软的姿势,嘴里不住叫着:「两次!三次!」然后身体不住颤抖,大腿和屁股也泛着潮红。

  这一次,一方面心情上获得老师的原谅而轻松不已,一方面是老师上上下下所有的洞我都使用过了,又把老师伺候到高潮,一时轻松便有了射精的念头。
  就在这时候,大概是我小腹和双腿撞击老师屁股的啪啪声太响亮,也或许是母亲被干到高潮还数着高潮次数的声音吵醒了小婴儿,婴儿房开始传来小宝宝的哭声,想到我现在干的是别人的女人,也是我的老师,我为了独占老师,宣示主权,竟然想要在老师肉壶中留下我的味道,於是我无视老师刚刚的指示,也枉费真真学姐刚刚为我的掩护,我竟然就任由双腿放松,在老师体内释放出忍耐以久的子孙大军!

  「好烫!」老师被我精液射入子宫的瞬间,身体挣扎着扭动着,我却双手环抱住老师的屁股,手指甚至深深陷入老师的臀肉,务求老师无法挣脱我的束缚,直到我的精液灌满老师小穴为止。

  老师挣扎了两下发现徒劳无功,反倒贪婪地把屁股往后顶,主动来迎合我的精液灌溉,在她的阴道夹挤之下,我的阴囊一阵酸麻,马眼肆无忌惮地往老师子宫深处喷射精液,没两下精液就瞬间被榨乾,肉棒也缩成疲软的豆皮寿司,被老师虽然淫荡却紧窄的阴道挤出体外。

  我的阴茎滑出老师阴道的瞬间,老师的阴道口也涌出大量气体,灌入我刚要从老师穴口流出的白浊色精液,在老师穴口吹出一个又一个精液泡泡,还发出放屁般的声响;看着平时温婉可人,偶尔还带着少女般可爱姿态的老师,现在挨肏后的肉穴一片狼籍,各种羞耻画面和声响齐飞,许多身为女性、身为老师的矜持也都失守,我心中满满的成就感。

  彷彿在呼应母亲的不堪般,小宝宝的哭声达到最响亮的时候,反倒是真真学姐跑到冰箱拿了冰存的母乳,经过加热后送入宝宝口中,而我原本敬爱的陈湘宜老师,从头到尾只享受着性交高潮的余韵,趴在地上任由身上的汗水和分泌物弄髒地板。

  「我不是说射在外面,让真真也可以看看射精的现象的吗!?」良久,陈湘宜老师才爬了起身,拧着我的耳朵骂。

  「下星期你过来的时候,老师会再跟你练习一次性交的过程,这次你一定要射给真真看知道吗?」陈湘宜老师虽然故做正经,但偶尔闪烁的眼神却告诉了我其实她也很喜欢被内射的感觉。

        大学刑法课、国中理化课联合番外篇(下)

  下个礼拜,我把身体洗了个乾净,提早出门,脚踏车慢慢地骑到老师家里,希望尽量不要流汗,毕竟这一周老师还要再跟我性交,保持身体乾净是基本的礼貌。

  一到老师家中,我迫不及待地问:「咩休敢某?」

  最好是啦!我刚到老师家中的时候,婴儿房正锁着,然后房门打开,老师拿着一罐半满的奶瓶走了出来,看到我先温柔地跟我打了声招呼「阿展,你今天比较早到喔。」然后有点扭捏地把奶瓶藏在身后,随即把它冰到冰箱里。

  看着老师害羞的表现还有刚从婴儿房走出的迹象显示,我想那不可能是另外泡的牛奶,那一定是老师刚喂完小宝宝,喝不完而刚挤出来的新鲜母乳!

  老师冰好母乳后坐在书桌旁,和我开始讨论起今天的进度。

  「上次上到哪里?」老师眼神有点闪烁,大概是想起上次承诺我今天还要再性交一次的事。

  「人类的有性生殖。」我看着老师宽松的T恤,竟然没看见胸罩的肩带,猜测老师大概是刚挤完奶,所以没穿内衣,搞得我马上就心猿意马起来!尤其是上次怎么样都没看见老师的胸部,更是让我好奇不已那边是有多难以见人。

  「我那天那个来所以脾气比较差一点,你要多体谅喔。」老师温柔地微笑着,果然已经恢复以前的那个老师,不过我也不介意像上次那样上课啦。

  「没关系,老师今天请多指教。」说着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大概是想说家教时间只有短短两个小时,不把握时间不行,竟然站了起来,在陈老师的注视之下开始拉开拉炼。

  「阿展你干嘛?」老师歪着脖子、皱着眉头看了看我,但明显脸上没有愠色。
  「老师说今天还要再跟我示范一次人类的有性生殖啊。」我不敢停下手中的动作,怕老师反悔,两三下就已经把下半身脱了个精光。

  老师看到我的阴茎,眼睛慢慢瞪大,不像之前看到肉棒那样惊喜,反倒好像想起什么,脸上各种表情交织。

  「所以上周我们已经亲身演示过人类的有性生殖啰?」老师发着抖问。
  「对啊,今天您说要让我射在外面,好让真真学姐也可以观察男性的射精。」我想起上次美丽的景緻和感官的无比刺激,肉棒竟当着老师的面一下下边抖着边变硬。

  「嗯。」老师僵硬着站起了身,然后「真真!」呼唤着楼上的学姐。

  等到学姐下楼时,老师也已经脱了个精光,但看得出有许多犹豫。

  我现在才看到老师完美的体态,像个模特儿般完美,完全不像刚生完小孩,肚子上也没有妊娠纹,倒是乳头颜色比真真学姐深了许多,已经不能说是粉红色了,说是褐色比较贴切,原来是因为这样,上次才打死不让我看胸部。

  其实老师的胸部还是很诱人的,大概是饱满的C罩杯,乳尖虽然颜色深了一点,但是那正是成熟女性的象徵,而且形状还很漂亮,在匀称又健康的老师身上,这样的大小才显得完美,要是像真真学姐那样的胸部,就会让老师上半身显得有点笨重。

  「人类的有性生殖从产生配子开始,精虫和卵子在输卵管前端结合后,胚胎在子宫着床到分娩结束。」老师坐在大理石茶几上,双腿张开,身体微向后仰,面向着我和真真学姐对着她的生殖器上下比划着,解说着身体构造和有性生殖的过程。

  看到老师有别於上次的开放,今天还是带着含蓄的,一股反差萌让我的肉棒哀求着我赶紧找机会进入老师的身体,一下下愈胀愈大,瞬间就撑开包皮,露出完整的龟头。

  「阿展,你说今天要射在外面,那上次有射在老师里面吗?」老师讲到后面愈来愈小声,似乎不敢正视上次生理期前后的欲望爆发,或者说玩太high,爽到记忆模糊了。

  「嗯!」我兴奋地用地点了点头,连带地肉棒也上下甩着。

  老师突然语气急躁了起来,惶恐地问:「那真真呢?当时你在干嘛?」
  蛤?当时她也玩得很开心啊,想到我的第一次射精竟然是射在学姐体内,我又开始兴奋了。

  真真学姐不敢直视我的肉棒,眼睛盯着地板答道:「我怕老师太痛苦,有帮一点忙…」

  老师板起了脸,身后彷彿有一千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今天老师不需要帮忙,真真在旁边看就好。」老师叮咛着。

  「哺乳类动物既然称为哺乳类,就一定有乳腺,但不一定有乳头,要记得生物和化学总是上课教原则,考试考例外,所以这个例外就要特别注意。」老师双手捧着自己的胸部,似乎颇为满意这样的大小,性感地为我讲解着。

  「老师,我记得第一册生物教到,人体的腺体分为内分泌腺和外分泌腺,内分泌腺的激素用血浆运输,外分泌腺则直接用导管注入,您当时还让我看泪腺开口;那乳腺开口长怎样呢?」我回想刚刚老师刚挤完奶的画面,现在应该可以轻易看见老师的乳腺开口才对,也可以趁这个机会近距离欣赏老师的胸部。

  「嗯,阿展你过来吧。」说完我便走进老师张开的双腿之间,俯身在老师白嫩的胸部上观察。

  不知怎么回事,难道是人家说的胀奶?我才刚靠近老师的胸部,老师乳头凹陷处竟然冒出了一点点白浆!

  老师有点害羞,红着脸道:「流出母乳的那边就是乳腺开口…」

  我俯身在老师身上,未着片缕的下半身也埋在老师双腿之间,就像传教士体位,从侧面看彷彿我已经进入老师身体,现在又近距离看见老师分泌乳汁的画面,我差点要忍不住主动把肉棒塞进老师小穴里面。

  即使还没有插入老师,我的肉棒其实离老师小穴也只有咫尺之遥,要是可以一边抽插老师一边吸着老师奶头喝着母乳,我大概会秒射。

  想到这里,阴茎已经一跳一跳地往上撩拨,上上下下划过了老师的小腹和阴毛多次,光是这样的刺激就让我几乎要射精了。

  最后我的理智被欲望杀得丢乒卸甲,我趁着老师专心地讲解,一边握着肉棒尝试着要插入老师不说,嘴巴更忘情地伸出舌头去舔老师乳尖分泌出的母乳!
  老师受到猝不及防的上下夹攻,下半身的生殖器虽然已经完全曝露出开口,却因为没有主动配合,所以没有被我得逞,我的龟头才刚顶开老师的小阴唇,老师就手脚并用后退着逃离了我的侵犯;可是老师上半部的防禦就没那么顺利了,我轻易地把老师乳头、乳晕还有一大坨乳房组织都含进了口里,我用力地吸吮了两口,却发现除了老师主动分泌出的部份,几乎没有吸到母乳,难怪人家都说用吃奶的力气,要吃到奶想必要用上十足的力道。

  老师一手捂着阴部,一手推开我的头,站了起来道:「阿展!你怎么可以不说一声就想要和老师做生殖器的接合!?尊重女生是最基本的态度!」

  我握着肉棒一阵尴尬,心中想的却是上周你也没经过我同意就破我的处啊。
  老师手掌捂着阴部的动作相当性感,我的肉棒冷不防又抖了抖,老师大概是被我肉体表现的诚意感动了,接着道:「先等一下,老师刚刚流了点汗,先去洗个澡,等等再继续。」说完就三步并两步拿着手机跑进浴室,丢下我和真真学姐。
  「老师今天是不是怪怪的?」我一边搓揉着肉棒,维持着硬度,一边和学姐交谈,同时回味着嘴里老师母乳微甜的幽香。

  「应该说老师上次怪怪的。」学姐盯着我的肉棒瞧,一边脸颊也慢慢变红。
  「上次对不起嘿。」我想起上次一声不响就射在人家小穴里面,现在才开始觉得紧张,要是学姐被我干大肚子怎么办?她那么漂亮,本来应该要有光明的人生的,如果因为工读的工作莫名奇妙就怀孕,那也太可悲了吧。

  「没关系。」学姐看了我一眼,随即又把眼睛往地板瞧去,偶尔才趁我不注意时端详着我的大肉棒。

  「你为什么在这里工读啊?」我看着学姐害羞的神态,想起上次在她肉体上恣意地宣泄我的欲望,忍不住用力搓揉起了肉棒,显得非常不得体;不过既然上次都跟她用生殖器结合过了,在她身边打手枪好像也不是什么太过分的事。
  「爸爸被补习班老闆骗光钱还负债,丢下我和妈妈离开了。」学姐倒是毫不保留地透露当中原委。

  「你爸爸也教书?」

  「嗯。」

  「真真、阿展,来一下!」浴室传来老师的呼唤,我和学姐随即走进浴室,此时听到门外有汽车停车的声响。

  「阿展也要注重卫生,简单沖洗一下。」老师包着浴巾指示着我,然后又开口:「真真,楼上有包垃圾,你拿下来准备丢垃圾车。」

  「老师,我已经拿下来了。」

  「那你到楼上抓一只壁虎下来,我要讲解爬虫类和哺乳类的差别。」老师急躁地彷彿硬是要支开学姐。

  於是我在浴室硬着肉棒简单沖了一下身体,学姐则在楼上忙着抓壁虎,然后我在浴室的水声中听到大门打开,接着老师发出「唉唉唉呀」的哀叫声,我只有在被妈妈拧耳朵时才会一边闪躲一边发出这种惨叫。

  我赶紧擦乾身体冲了出去,只看见老师已经穿好套装,粉红衬衫、黑色窄裙,站在大门边撩人地看着我,而门外再次响起汽车发动的声响。

  「我们继续吧。」老师说着就开始脱着衣服,奇怪咧,那刚刚包着浴巾走出来就可以开干了,干嘛还大费周章穿着衣服呢。不过看着盛装打扮的老师从有到无全身脱光,对我还是很受用的,本来洗完澡软掉的鸡鸡又再度变硬。

  老师脱下内裤,留着吊带袜,性感的下体尽入眼帘,可是她却没有把黑色的蕾丝胸罩脱下,难道是我刚刚的进攻让她有所防备,怕又被我吸上一口?

  「老师,您刚刚不是露出胸部了吗?为什么现在又害羞了。」我忍俊不禁地为老师这样的防备感到滑稽。

  「是喔,那不能怪我了…」基本上我听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老师要脱下胸罩我本来就不会怪她啦。

  等等,那是什么!?

  随着老师露出丰满的C罩杯坚挺胸部,我看见老师白嫩的乳房之上,淡褐色乳头上隐约反射着光线,那是乳环!?我总算确定老师两边乳头都别着小小的银色装饰,加上她窄裙内的性感蕾丝吊带袜,这难道是老师的战斗装扮!?

  「来吧。」老师大方地双手张开,要我投入她的怀抱。

  趁着老师在大理石茶几调整姿势的时候,我藉口有东西忘在浴室,绕到冰箱旁,偷偷打开冰箱,看着老师刚冰进去的母乳,狠狠怒喝一口,感觉有微微的甜味,甚至有若有似无的腥味,但想到我上周灌进老师体内的精液,这样的礼尚往来是极其必要的,这样一来,我才彷彿拥有了完整的老师,她身体流出的液体进到我身体,我射出的液体也流入她身体,达到真正的水乳交融。

  回到老师面前,有别於刚刚偷插被老师闪躲的难堪,这次在老师的主动配合之下,肉棒轻易地再次用传教士体位进入了老师的阴道,感觉就像武侠小说里大仇得报的爽快,尤其是老师阴道里面真的让我感到无比的爽快,又紧又热又潮湿。
  「这次不准再射里面了,要让真真看到射精的现象,真真呢?」老师双手轻轻抱着我的屁股,让我前后缓缓律动腰部,让阴茎慢慢习惯性交的感觉。

  「真真!」老师叫了一声,大概是小穴里插着肉棒,没办法发出太大的声音,便又尝试叫了一次:「真、真!」不过这次我故意在老师出声的时候狠狠一插,老师的声音便被我打断,显得有气无力。

  「你很皮喔。」老师妩媚地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只是专心看着我和老师结合的部份,肉棒没几下就染上厚厚的白浆,学姐下楼看见我和老师又如胶似漆地搞上了,有点失落地站在一旁观赏我们师生交媾的禁忌画面。

  已经重温老师的温柔和阴道中的温暖,我却还想要更多,於是我把嘴巴凑上老师的乳环,轻轻地连着乳头吸吮起来,除了乳头淡淡的鹹味和滑嫩的触感,乳环的金属味道给了我一个完全不同的感觉。

  随着我吸吮的力道渐渐加重,老师皱着眉头,却没有要中断我的打算,问道:「你该不会想吸出奶吧,那是不可能的喔。」

  我一边努力抽插着,一边问道:「是因为乳环的原因吗?」

  「对啦。」老师飘移的眼神出卖了她的想法,我知道她在说谎,可是我真的连一滴母乳都没吸到,只让老师浪叫声愈来愈大而已。

  「别再讨论这件事了,从后面来。」说完老师趴在墙边,身体微向前屈,翘起屁股,露出白嫩屁屁中间的性器。

  我走了过去才发现我要垫着脚尖才有办法让龟头勉强碰到老师的嫩穴,遑论插入,所以我把旁边一把小凳子搬了过来,站在上面,完成小孩骑大车的成就。
  虽然我身高还比老师矮了半颗头,但是肉棒的粗大弥补了我身高的不足,老师被我插得相当满足,没多久就开始数着「一次」,我知道那是老师高潮的次数。
  老师虽然是东方人,屁股却不像大部分东方女性扁扁的,结实的屁股在我每次把阴茎往前插去时,都因为弹力而随即把我的小腹用力顶回,这样一来变成我只要负责用力往前冲撞,老师的屁股就会配合我,让肉棒自动完成一个完整的抽插周期。

  不过这样的插法有点超出我能负荷的限度,因为老师的屁股相对於小穴内的温暖,感觉冰冰的,变成我的肉棒感受的是老师阴道内的极度温热,小腹和大腿接触老师屁股的部分却冰冰凉凉的,这股反差让我很快就想要射精了。

  「阿展,用力!用力!」老师屁股配合我的冲撞用力往后迎合,撞得我大腿啪啪作响,阴毛也被老师的骚水弄得比洗澡还湿,尤其是老师一双堪比第一名模的长腿,现在为了我绷紧肌肉,只为配合我年幼肉棒的抽动,征服的感觉无与伦比!

  「啊,啊,第二次了,抱紧我,抱紧我!」老师双手十指张开趴在墙上,只剩下屁股还往后需索我的填满,我赶紧整个人趴到老师身上,双手也紧紧握住老师的奶子,用掌心磨蹭老师的乳头和乳环。

  等到老师第二次高潮结束,我把老师拖离开墙壁,我站在凳子上双手从后往前架住老师,让老师只剩下半身能施力,上身仰起,挺高着胸部忍受我的冲撞。
  「呃啊,呃啊…」我透过窗户玻璃看见老师闭着眼睛,香汗淋漓地享受着抽插,身体也因为我由下往上的冲撞而有点像原地小跳步,别着乳环的奶子上下跳动着,相当性感,想起刚刚她还欲拒还迎的闷骚样,我已经快不行了,真的要夹紧肛门才能忍住射精的冲动。

  大概是刚刚搓揉老师胸部时用力过猛,突然一个金属制品随着老师上下抖动的身体掉到了地上,原来是老师被我干得太猛,一边乳环被我干到掉到地上。
  「老师,我快射了…」我发出几乎是幼犬的悲鸣,一手捏住老师已经没有别上乳环的乳头,一手用力捏着我的大腿才能忍住不射,老师刚好也达到第三次高潮,这才舍得让阴茎离开阴道,撅高屁股趴在地板上喘气。

  我这时候才想到这次的射精应该要让学姐欣赏,赶紧握着肉棒找寻学姐的身影,没想到她竟然把运动长裤褪到膝盖之间,内裤也拉了下来,在我和老师背后站着自慰!

  看着我握着肉棒转身,她没有感到羞愧,而是脸颊发红,瞇着眼睛,彷彿呓语似地喃喃道:「阿展,给我,射给我!」右手没有离开过她的阴蒂!

  我看到真真学姐这样迷离的表情,想起上次在她身上获得的欢愉,性感的巨乳身姿还历历在目,什么都来不及思考,肉棒就在她面前喷发!

  我一边往真真学姐走去,一边握住阴茎前后搓动,就在龟头凑到学姐眼前时,马眼源源不绝喷出的精液也喷到了学姐脸上,她没有闪躲,睫毛上沾染了一点精液,更多的是我有意无意地往她的嘴唇喷洒,等到陈湘宜老师过来时,学姐嘴边已经沾满了我的子孙,白浊的精液像一漥积水停留在学姐艳红的双唇之间。
  看到我射精中的肉棒仍然光滑可口,陈湘宜老师竟把它含入嘴中,卖力地吸吮着,就像在报复我刚刚对她乳头做出的举动一样,只是不公平的是她确实吸出了大量精液,而我之前却只享受到舌尖上的触感,压根没喝到老师分泌出的乳汁。
  「有看见射精的现象了?」老师殷勤地关心着真真学姐。

  「嗯。」就在学姐开口的瞬间,我腥臭的精液大量滑进学姐嘴巴,她皱着眉头表示嫌弃却又一滴不剩地把我的精液吞了下去,大概是怕如果嫌恶地吐出精液,会不会让我以为她讨厌我,所以单纯的真真学姐竟然就这样傻傻地喝光了我喷在她嘴边的精液。

  「你们还有问题吗?」老师三次高潮后神采奕奕,除了吊带袜之外,一丝不挂地站在我们面前,完全不像平时的高雅,整个就像希腊神话中的魅魔,生来就是要榨乾我这个小鲜肉的精液。

  「没有了。」我虽然有点进入圣人模式,却还奢望能再和学姐或老师交合一次,但是老师该教我的都已经教了,我可没有那么无耻提出这种要求。

  「那我倒要问你,成熟女性的生殖器官和发育中的女孩差别在哪?」老师板起脸孔,拿起生物课本,一本正经地质问我。

  「我,我不知道。」我绞尽脑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完蛋了,老师身体力行地教我有性生殖,不只让我体内射精,还让我肛交,帮我口交清除炮管内残余的精液,我竟然回答不出老师的问题,我是不是死定了啊!

  「最后的机会,过来!」老师先是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怒目注视着我,然后蹲了下去,竟然又舔弄起我疲软的豆皮寿司!

  随着老师湿滑的舌尖撩弄,紧绷的情绪一下子放松之后,肉棒便又昂然耸立。
  在肉棒变成最大的瞬间,老师示意真真学姐内裤也不用拉上去了,就直接趴在茶几上,翘高屁股,露出生殖器,同时老师也做出相同的姿势。

  「阿展,仔细思索答案,不用急,但是一定要答对。」

  「交替体会我和真真的不同,然后告诉我答案。」

  所谓的「体会」绝对不会只是观察外阴的形貌,於是我挺起肉棒,毫不思索地插进渴望了整个礼拜的学姐阴部!

  不过我谨遵老师交替体会的命令,才刚进入学姐一次,就把肉棒拔出,然后换成插入老师。

  我感觉学姐的阴道虽然比较紧,却因为紧张,还有对性交的陌生而比较乾涩,老师虽然生过小孩而比较容易进入,也因为潮湿而比较容易抽插。

  虽然是这样,我想答案应该还是不完整,於是我再次插入真真学姊,即使已经被我进出过多次,每次插入学姐时她都还是会忍不住发出闷哼,这就是人家说的身体是诚实的吧,我感觉这样的学姐非常可爱,可是我还是忍住多插她几下的冲动,赶紧又换成去和老师结合。

  老师也一样,不管肉棒她已经多熟悉,每次进入她都还是身体一阵颤抖,就像男生上完厕所打哆嗦一样,身体的反应又性感又真挚。

  於是我重複着每个女性只插一下的循环,一下子伺候老师满足她阴道对肉棒的需索,一下子让初经人事的真真学姐熟悉性交的感觉,她们怎么样我不知道,可是这样对我来说负担很大,因为每次顶开阴道口周围紧窄的组织,那股进入到新的小穴的兴奋和感官的刺激,很快就让我达到高潮的边缘,想要射精了。
  我知道我再也忍不住了,可是在老师小穴内发射好还是在学姐体内射精好呢?
  最后我决定如同刚刚的公平,在射精的冲动消失之前,我还是持续一人插一下,考验我的意志力。

  就在这次肉棒拔出老师体内的瞬间,我知道下次遇到阴道壁的温暖紧窄包覆瞬间就是射精之时,我做好心理准备,然后龟头用力顶开真真学姐的小穴,同时马眼果然开始射精了,我直到现在才知道要把射精中的阴茎拔出阴道需要多大的意志力,这完全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会浪费任何一次的高潮机会,我几乎就要放弃刚刚的想法,想说就在学姐体内把精液射光就好。

  不过看到老师翘高的丰臀,想起她以前耐心指导我课业的温柔,要是只射在学姐体内,老师会不会觉得是因为她生过小孩了,年纪又比我大,我嫌弃她人老珠黄?当然不是,老师就算再过十年也还是像现在艳光四射,我完全没有嫌弃过老师的身体。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我把刚刚找到归宿,正安稳地在学姐体内射精的肉棒毅然决然拔出,然后马上再插入老师体内,天知道这需要多大的毅力!

  已经在射精的阴茎要顶开阴道口实在不简单,不过我还是努力在老师体内射了一点,然后再次拔出,在射精持续进行时又再次回到真真学姐体内,这次我几乎要放弃了,因为拔出后的肉棒应该会软到无法再次进入眼前两人任何一位的阴道。

  不过我基於对老师的爱,还是努力做最后一次的尝试,我几乎是哭丧着脸忍受这无法射好射满的遗憾,拔出已经强弩之末的肉棒,然后几乎是硬挤才挤进老师的小穴,接着就不是我的选择了,因为射完所有精液的阴茎随即被老师阴道嫌弃地挤了出来,然后就死气沉沉垂在我的胯下。

  虽然肉体上承受了无比的痛苦,心灵更是空虚不已,但是视觉上却获得前无古人的享受,眼前两位绝色美女像只母狗般跪趴在桌上,粉红的小穴同时被白浊精液玷污,同时阴道口都汩汩往外流着精液,白浊液体滴在她们脚掌之间,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良久,陈湘宜老师才一手搓揉着她没带乳环的乳头,一手揩拭着阴部的精液,然后送进嘴里嚐嚐味道,狐媚的眼波透露出她对我的讚赏,缓缓道:「不简单,竟然能一边射精,一边持续换人插。」

  这时候真真学姐也笨拙地翻过身来,她因为裤子还在膝盖上,只能双腿张开尽量避免精液弄髒桌子。

  陈湘宜老师走到我面前,面对着我弯下腰,双手夹出乳沟问:「我和学姐的差别,答案是?」

  我不是不知道答案,但我选择不回答,因为老师和学姐各有各的美,她们都是无法取代的个体,在我生命中都是独一无二的美丽回忆,我只是傻傻露出微笑。
  「答对了,答案就是沉默。我就是因为想遇到你们这样的孩子,才会从事老师这个工作的。」陈湘宜老师虽然一脸正经说着,慧黠的眼神却让我想起,干,这不是漫画猎人的桥段吗!?

  我是不可能当老师的啦,难道以后李真真学姐会去当老师吗?我看她那么拙於言辞,大概也不会吧!

  「对了,阿展。」陈湘宜老师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叫着也穿好衣服打算回家的我。

  是想再来一发吗?其实我不太介意,晚一点回家爸妈是不会多说什么的。
  「下期学费加倍喔。」老师挑挑眉毛,淘气的模样让我现在就想要再用肉棒教训她一回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